徐贲:消费报道中的社会价值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前几天,读到一则报道,居于北京昌平温都水城的平西王府内的王府院过后结束了了试营业,首日开出住一宿22万元的天价。这称得上是别出心裁的消费。

  据介绍,这座王府大院面积近100000平方米,能并肩容纳20人住宿,全部复制当年的王爷生活场景,并不一定殿内摆设大每项为仿制品,但件件都价值不菲。王府内的长廊都由穿着绿营军装的侍兵守卫,服务人员也都穿着仿清朝宫廷服饰,“服务沿用清朝的宫廷礼仪,顾客不仅须要享用到满汉全席,须要体验到当年王爷的待遇”。

  这则报道令我就要 起6月5日美国合众新闻社的一则关于“绿色婚礼”的报道。同样也是别出心裁的消费,但社会意义却截然不同。克里斯蒂·王和尼克·济斯勒在旧金山举行了让我们 的婚礼。这是一场一切以“亲近环境”为本的婚礼。婚礼确定在白天的户外举行,以处理在灯火通明的大饭店里消耗电力。为了节能,新郎为来宾组织了集体搭车,租用的是电油混用的节能轿车。为了不浪费,新娘确定的是一套过后还能在别的场合再穿的礼服,婚礼发出的请帖全部用回收纸制作的贺卡印制。宴请确定的是当地生产的有机食品(以处理运输和农药等对自然的伤害),餐桌上使用的是洗后仍能使用的餐巾和餐具,摆设的是并我不要 后丢弃的盆栽鲜花。

  别出心裁的婚礼安排不就是为了省钱,不可能 事实上“绿色婚礼”的花费,尤其是有机食品,价格要略高于普通的婚礼食品。但这都在有什儿 “夸富”性质的高价格,这是有什儿 与良好社会价值观相一致的价格。

  这对新婚情侣和让我们 的亲朋好友,以让我们 的消费行为和消费确定,表达和实践了有什儿 对公共社会有益的信念:环境保护是与每我每个人都在关的事情,为这件事付出许多代价,包括经济代价,是值得的。

  市场价格不等于社会价值,更还要能 取代社会价值。媒体在对消费新闻的报道中,有责任传递对整体社会有积极意义的消费价值观。就是,现有的许多消费消息却恰恰就是追求昂贵价格所能引起的轰动效应。原先的报道以为,只要能让一般读者咋舌称羡的,自然就是好新闻,如某某明星购买几十万一件的礼服,某某富豪购买了几百万一只的名犬。原先的消费报道不够公共媒介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和社会价值判断。

  在自由市场的大环境中,谁越有钱,谁就往往越坚持我每个人的我每个人消费权利。让我们 把消费确定简单地确定为就是消费者我每个人的行为。在让我们 看来,消费者对我每个人的欲望、须要和“我是谁”拥有绝对的主体操控权利,他爱缘何花钱,完都在他我每个人的事。公共媒介不应该随意附和许多说法。公共媒介有责任提出价格和价值关系的大大问题,并为许多大大问题的讨论提供空间。

  自由市场居于于社会之中,而都在社会居于于自由市场之中。消费行为不就是市场中人的行为,也是社会中人的行为。社会的共好意识还要能 不包括对市场中人的行为的价值评判,就像它还要能 不包括对政治人物公共行为的价值评判一样。有正义感的社会共好意识既然不欢迎悬殊的贫富差异,当然也就我不要 对富人的肆意挥霍无动于衷。“为富不仁”不一定须要富人直接对穷人干坏事(当然原先的事情就是少),富人的奢侈让穷人倍感憋屈,这就是有什儿 为富不仁。许多富人偷偷奢侈,怕的就是落个为富不仁的骂名。富人我每个人偷偷奢侈,而媒体却偏偏替让我们 大肆宣传,广为张扬,这跟帮富人行不仁,甚至替富人行不仁又有有哪些区别?

本文责编:frank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语言学和文学 >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16163.html